付坤早上是被电话吵醒的,之前连着大半个月都挺忙,他一直住在苗圃,好容易这两天清闲点儿,回家睡了一晚,还指望能睡到下午才睁眼,结果电话刚过八点就响了。

    “哎……”他搂着被子捂着脑袋一直滚到墙边,又从墙边滚回来,拿起了手机,“谁……啊……”

    “小付,我老李啊,”那边一个老头儿的声音传过来,“我还要一批海桐球。”

    “30,”付坤慢吞吞地坐了起来,“你厂里用吗?”

    “嗯,你是不是得叫人过来看看,我不知道要多少合适。”

    付坤看了看日历:“行,我叫小胡下午过去算算。”

    给小胡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下午的事之后,付坤也睡不着了,缓慢地晃进了客厅里。

    客厅里没人,老爸老妈和付一杰都上班去了,只有团子一个人趴在客厅的小地毯上咬自己的毛。

    “快别咬了,屁股上都没毛了,”付坤啧了一声,“这么丑,难怪上回人小母狗看不上你……”

    团子冲着地喷了喷鼻子,一扬头向他跑了过来,没等付坤退开,它站起来一把抱住了付坤的小腿。

    “你干嘛!打架啊!”付坤顿时觉得腿一阵发麻,都不敢把腿抽出来,怕惹毛了团子给他一口。

    团子没理他,抱着他的腿开始使劲,屁股一下下地往他拖鞋上顶,一副特认真特心无旁骛的样子。

    “哎——”付坤很无奈地喊了一声,拖着团子往浴室走,团子抱着他的腿边蹦边顶,一直到进了浴室才最终抱不住撒了爪子,扭着屁股心满意足地走开了。

    今天没什么事,付坤洗漱完了吃完早点,就坐屋里闲着了,本来想去付一杰诊所转转,但这阵诊所慢慢做开了,生意不错,几张治疗椅每天都是满的,他过去了也没什么意思。

    正琢磨着要不要再回床上睡个觉,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拿起来瞅了一眼,银行短信,两万转帐汇款。

    “靠。”付坤咬了咬嘴唇,不用多想,他知道这是孙玮。

    从第一笔转帐开始,到现在是一年半时间里第三次了,三万,一万,两万,一共六万。

    “孙玮,”付坤盯着手机,“你小子到底在哪儿?”

    他跟孙潇联系过几次,孙潇没有他的消息,但孙潇生日的时候,孙玮给她转过五千。

    孙潇一直在想办法打听孙玮,她年底要结婚,希望能让孙玮知道,回来参加她的婚礼,但一直也没什么结果,找不到人。

    “傻逼。”付坤靠在沙发上小声骂了一句。

    快中午的时候付一杰打了个电话回来,那边伴随着一个姑娘的尖叫声,我不洗了不洗了不洗了……

    “吃饭了没?”付一杰问他。

    “你们那儿干嘛呢?”付坤听那姑娘的声音,感觉特别惨烈。

    “洗牙,”付一杰回答,“吃饭了没啊?”

    “洗牙喊得跟要拉出去斩了一样?至于么?”付坤没洗过牙,他想像不出来是个什么感觉。

    “受不了那个酸劲儿呗,”付一杰大概是上了二楼,那姑娘的尖叫小了不少,“你吃……”

    “有多酸?跟吃了酸桔子一样么?”

    付一杰啧了一声:“你过来试试吧。”

    “还没吃呢,怎么,你要安排我用膳?”付坤立马回答。

    付一杰没理他,继续说:“超声波洁牙,就是震动,像你这种牙会过敏的,弄的时候就会又酸又……”

    “宝贝儿,咱去吃烤肉吧。”

    “你过来吧,开车去。”付一杰笑了笑,挂掉了电话。

    付坤对吃的没什么追求,不过付一杰一向看到美食就迈不动步子,刚从饭店出来,看到什么想吃的,立马能再过去吃一顿。以前他不挣钱,有吃的就行,现在人诊所收入不错,于是开始关注各种新开的特点馆子,逮着机会就吃。

    这家韩国烤肉是新开的,据说是市里最正宗的,服务员一水儿穿着灯罩裙子的思密达姑娘,刚开第二天,付一杰就知道了,一直琢磨着要去吃一顿。

    “不叫上郭宇和蒋松?”付坤的车停在路边,付一杰跳上车就催着他快开,怕被罚款。

    “蒋大爷今儿休息,就郭宇一个人了,他再走开了谁接客,”付一杰笑笑,“一会儿给他和李珍带一份得了。”

    “……哦。”付坤开着车拐上了一条小街,这条路不好走,两边都是摆摊儿的,但没有红绿灯,也近得多。

    “再给蒋松也带一份吧,晚上可以吃。”付一杰想了想。

    “凉了不好吃吧。”

    “没事儿,他算半拉厨子,这个难不倒他,郭宇估计凑合也能弄出来。”

    “郭宇……”付坤犹豫了一下,“蒋松跟他还那样儿呢?”

    “嗯,还那样儿,半死不活的。”付一杰回答,想想又乐了一会儿。

    据蒋松自己描述,他某天被鬼片儿的恐怖气氛笼罩着,一惊之下跟郭宇说了自己欢喜男人,不过郭宇听完了他对自己内心的剖析之后,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说我不介意,晚安。

    然后他俩之间就陷入了诡异的僵持之中,蒋松还从来没碰上过这种事,自己的态度挺明确,郭宇却一直没什么反应,折腾得够呛。

    “蒋松这回是碰上克星了。”付坤放慢了车速,按了一下喇叭,前头一个在马路中间散步的大妈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很不情愿地让到了一边。

    “郭宇要真是,那这人不是缺心眼儿,就是高手。”付一杰看着窗外笑了笑。

    “折腾吧,我现在看着谁折腾都觉得特别平衡,哪能就咱俩折腾,所有人都得给我折腾够了。”付坤呲呲牙。

    车快开到小街一半位置的时候,一直看着窗外的付一杰突然一下坐直了,一接着一巴掌拍在了车窗上,吼了一声:“哥!”

    “怎么了!”付坤吓了一跳,踩了一脚刹车。

    “那人是不是孙玮!”付一杰指着窗外喊,又拍了拍车门,“开门让我下车!”

    付坤一听孙玮俩字儿,赶紧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愣住了。

    是孙玮!

    就算两年多没见了,付坤还是很轻易就认出了这个跟他从小到大一块儿混了二十来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