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从昨天始下,到今天还没停。

    边南坐在车里,暖气开着,他看着窗外,火车站外边儿很热闹,都是拎着拖着扛着各种行李的人,有回家来的,有回家去的。

    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挺感慨的,又一年了啊。

    真是一年又一年啊。

    他看了看时间,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手机响了,邱彦的电话打了过来。

    “到了?”他接起电话问了一句。

    “嗯,正往外走,你在停车场等就行了,”邱彦声音听起来很愉快,“开的是大车吗?”

    “大车,”边南说,“你还操心这个呢,小车也够接你了啊。”

    “我这儿还有人呢。”邱彦笑着说。

    “谁啊?”边南马上问,“你带女朋友回来了?”

    “没,行了不说了我先出去。”邱彦说。

    那边挂了电话之后,边南才说了一句:“又是方小军吧?”

    邱彦暑假回来的时候就是跟方小军一块儿,边南真想不明白方小军这狗屁小孩儿怎么这么厚脸皮,上回就给了脸色,这回寒假居然还能一块儿回来。

    还要蹭车!

    边南在车里又呆了一会儿,远远看到邱彦拖着行李箱过来了。

    身后果然跟着方小军。

    他跳下车,没好气儿地站在车边。

    “大虎子!”邱彦喊了一声,把行李箱往方小军手里一放,往这边跑了过来。

    “别喊!现在心情不好!”边南也喊了一声,嘴角还是没忍住勾了个笑容。

    每次邱彦回来他都觉得这小子又长大了一些,长胳膊长腿的,个头儿已经超过了他和邱奕,帅气的脸跟邱奕越长越像,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头上的卷毛了,拉直了没一个星期又拐回去了。

    “想我么?”邱彦跑过来用力搂了边南一下,“快说想我没!”

    “哎哟想死了,一说要回来了我好几个晚上都没睡踏实,”边南抱着他拍了拍后背,“就差飞过去接你了。”

    “太假了,”邱彦笑着说,到车后面把后备厢打开了,冲方小军喊了一声,“赶紧的,放东西。”

    “南哥。”方小军拖着行李跑了过来,跟边南打了个招呼。

    “怎么回回都能看到你,你俩又不一个学校。”边南瞪着他。

    “我乐意,”方小军把箱子往后备箱里放,“我等了邱彦两天一块儿回的。”

    边南懒得理他,上了车。

    方小军家跟他们家并不顺路,他得先开车把方小军送回去再拐回来,要不是看邱彦面子,他挺想半路把方小军扔下车的。

    “我哥在家吧?”邱彦坐在副驾看了看时间。

    “不知道。”边南回答。

    “不知道?”邱彦转头看了他一眼。

    “嗯,”边南啧了一声,“昨天晚上没回来,我出来接你的时候都还没回呢。”

    “这么忙啊?”方小军在后面说了一句,又啧啧啧了几声。

    “怎么哪儿都有你。”边南说。

    把方小军在他家小区门口放下之后,边南开着车往回走。

    邱彦拿出手机:“我给我哥打个电话问问。”

    “问个屁。”边南说。

    “怎么?”邱彦笑了起来了,往边南身边凑了凑,小声说,“是吵架了吧?”

    “没吵架,”边南看了他一眼,“你哥有病,我没那闲功夫跟他吵。”

    “这一看就是吵架了,”邱彦乐了半天,“为什么吵啊?”

    “有什么为什么,都说了有病……一会儿回去你收拾收拾,晚上我带你去吃海鲜自助。”边南说。

    “我想吃炒饭。”邱彦说。

    “破炒饭吃了十几年了还没吃腻么!”边南拍了一下方向盘。

    “我想我哥了。”邱彦笑着说。

    回到家停车的时候,边南看了一眼另一个车位,还是空着的,邱奕还没回来。

    院子里被边南踢倒的小花盆还躺在地上,邱彦过去把花盘放好:“我发现你们种花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火的时候踢着玩的。”

    “那盆是你哥种的。”边南拎着箱子进了屋。

    “你发火踢他的,他发火踢你的,对吧。”邱彦进了屋就直奔橱柜,拿了包薯片出来吃。

    邱奕家那套房子被规划之后,他们买了套新房,一楼带个小院子的小复式,房子不大,不过三个人够住,主要是院子挺不错。

    搬进来之前边南有过挺多设想,院子虽然只是半封闭式的,但是可以种花,养鱼,乘个凉什么的,不过现在除了16盆花,什么也没有。

    俩人都忙得蹦着走,根本顾不上打理。

    邱彦吃完薯片去洗澡了,边南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给邱奕打了个电话。

    “边南?”邱奕那边电话接得还挺快。

    “废话,没有来电显示么?”边南说。

    “没看,接到二宝了?”邱奕那边听着挺吵的,估计是在走廊上。

    “嗯,他要吃炒饭,你回来做吧。”边南看了看时间,四点多,邱奕回来估计得六七点了。

    “你气儿消了没?”邱奕问。

    “没呢,”边南一想到昨天的事儿就来气,“你不吃药我气儿消不了!”

    “那我不回去,”邱奕说,“回去打架么?”

    “又不是没打过!”边南了站起来,“你要不回来打一架吧!”

    “快30的人了还这么幼稚。”邱奕笑了笑。

    “你也知道啊?”边南走过浴室门口看了一眼,“赶紧的,给我道歉,要不你再也见不着二宝了,我把他捆起来卖掉。”

    “前阵儿还说二宝现在脑子太快担心咱俩不是对手呢,”邱奕乐了,“现在又想卖掉他……”

    “你道不道歉?”边南打断他的话。

    “对不起。”邱奕说。

    “对不起什么啊?”边南问。

    “对不起我不该吃醋。”邱奕笑着。